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有一群人在祖国的南海默默守护着你

2019-06-11 18:09: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6月11日消息(记者彭洪霞 李悦 肖炬鹏)

中建岛的兵

  初见张孝伟,你特别容易被他的眼睛所吸引,黝黑的脸上嵌着一对圆圆的眼睛,看起来特别有神,但又总是红红的,布满了血丝。


中建岛雷达兵张孝伟

  张孝伟是中建岛上的雷达兵,他的岗位也是这座岛的“眼睛”。在岛上当兵14年,对张孝伟来说,特殊的边情时刻提醒着他,自己置身真正的海防一线。“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八个大字,刻在中建岛大门的两侧,张孝伟和战友们都明白:上了中建岛就是上了前线!

  张孝伟晚上通常只睡两三个小时,身为中建岛第一任士官长,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习惯到各个值班站位上转一转。“凌晨两点到五点是人最困的时候,往往这段时间最容易发生情况。”

  虽然地处海上,但张孝伟深知,中建岛这个地方不存在绝对的安静。“我刚上岛的那几年,敌人经常来骚扰,那时候我们都是背着实弹在码头吃饭。”


“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八个大字刻在中建岛大门的两侧

  张孝伟是2006年3月来到中建岛的。新兵下连前,他在石岛上一个雷达站学习雷达专业,在20多个同年兵中,张孝伟专业成绩始终排第一。

  为了练精业务,张孝伟每天在值班室练习标图计算。“当时有两个兵龄比我长的老班长特别讨厌我,因为我只要看到他们两个在休息,就叫他们来给我练测报。”一个给张孝伟削红蓝笔,另一个拿着测报的纸,不停地给张孝伟念位置,每天一练就是三个多小时。

  教导员刘长文评价张孝伟“完美主义者,把什么事交给孝伟最放心。”上岛14年,张孝伟历经了4型装备更新换代,张孝伟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装备形成战斗力。

“中建硬汉”张孝伟

  在中建岛流传着两个雷达兵为了摸透新装备三个月不出值班室的,一个是郭丹阳,另一个就是张孝伟。为了摸透新装备,他们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可以一直待在值班室里进行学习钻研。

  那年某新型装备上岛,一个月加装完毕,次月第三天就可是担负战备值班,不努力不拼搏肯定完成不了任务。

  中建岛雷达连班务会都是在值班室里开,战士们整齐划一地分两排,坐在两组机柜的中间过道。张孝伟说:“我们需要时时刻刻铆在自己的岗位上,就像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24小时监控周边海域,就是睡觉都要睁着眼睛、竖着耳朵。”


  “机器发现目标比人迅速精准,但要判断目标,还是需要人。”2015年4月的一天晚上,付思明和班长蒋修立正在岛上巡逻。就在这时,值班信号台在岛的北侧发现一堆燃烧物,怀疑有不明身份的人登岛。

  应急分队迅速集结,队长命令付思明和班长蒋修立抵近侦察。那时,付思明上岛还不足20天,连枪都不会打。但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付思明和班长前出侦察。

  “一开始是一股冲劲,但越接近目标,心里就越觉得恐惧,”走到路中间的时候,付思明腿开始打哆嗦。“那时候想了很多,想着如果我牺牲了怎么办,我甚至还想到了我的父母。”

  “转念又一想,作为一个军人就是要有慷慨赴死的决心,就算牺牲了那也是个英雄。”当这个年轻的战士在完成一场极为复杂的内心活动,抱定牺牲的念头后,他的内心变得没有那么恐惧了。

班组训练

  接近目标后,付思明认真对现场进行了清查,发现原来只是一堆烧垃圾留下来的余火。虽然这次特情处置有惊无险,但付思明却感觉,自己一夜之间成长了很多。

  新兵下连时,付思明一心想着去海军陆战队淬炼自己。新兵下连来到这片孤岛,付思明内心深处常常涌出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没有七分英雄胆,休上中建白沙滩!”相比海军陆战队的残酷训练,中建岛的训练舒服不了多少。太阳将它全部的热情都投射到这座小岛上,上午10点左右,这里的气温就能飙升到四五十度,站在太阳下一动不动,浑身已经汗流浃背。


白沙滩上练硬功

  为适应海岛特殊环境作战需要,中建岛官兵借鉴海军陆战队的训练经验,首创了一个特殊训练项目――海练,付思明和战友们在地表温度50多度的沙滩上摸爬滚打,身上的皮晒脱了一层又一层;在滩武装越野训练,腿上绑着5公斤的沙袋;海中格斗训练,全身不知被珊瑚礁划破多少个伤口。

  现在的付思明在岛上有着“沙滩小王子”之称,别人绕道跑一圈需要27分钟,付思明只需要20分钟,大家形容在沙滩上奔跑起来的付思明像个“狼人”。

  经过在中建岛四年的淬炼,付思明已经不执着于没有去成海军陆战队。他说:“一个军人就是为国家尽责,守好咱们的岛。”


新兵欧逸超接过前辈的枪 彭洪霞摄

  和虎里虎气的付思明相比,今年刚上岛的大学生新兵欧逸超显得有些书卷气。这个军医的儿子在读大学时决定到部队来锻炼自己。

  和老班长们坐着军舰或渔船上岛,遭遇晕船之痛相比,欧逸超幸运了很多,他和同年新兵是坐着直升机来到中建岛的。

  从空中俯瞰中建岛,欧逸超最大的感受就是震撼。“在一片大海之中突然冒出了一点白色,一个岛礁独自矗立在那里。当直升机慢慢靠近的时候,在南面的沙滩上我看到了‘祖国万岁’四个大字,看得我热血沸腾。”


海马草种植而成的“祖国万岁” 彭洪霞摄


适合在海岛生存的海马草 彭洪霞摄

  中建岛,远离祖国大陆,为了表达对祖国的思念,守岛官兵在训练场用海马草种出了60×40米的巨幅国旗,又在国旗下一陇一陇种出了“祖国万岁”四个大字。

  “祖国万岁”四个字对从大陆来初上岛的欧逸超来说,还很难体会她在驻岛官兵内心的分量,直到有一次他成功处置了一次海上特情。

  那是一个下午,海上风平浪静,欧逸超像往常一样在信号台值班。突然,欧逸超发现在距离中建岛的西南面大概30海里处有一个目标。欧逸超当即用民船识别系统,对该船进行识别查证。

  这艘船一开始速度是二十节,接下来十八节,再接下来七八节,这引起了欧逸超的注意。“因为一艘船它跑得特别快,突然一下不动了,而且直挺挺地转变航向向我们岛附近靠来了,当时我就有警觉。”

  欧逸超通过电台用中文呼叫了该目标,没有回复。接下来,欧逸超在民用船只识别系统看到了一条信息,让他冒出了一身冷汗:这个船舶是一艘装汽油的油船,状态显示为“失事”。

  “如果一艘油船在我们国家海域附近发生了沉没,石油一旦倾入大海,对我们国家甚至在国际上都将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欧逸超精神高度紧张,持续用高频对该船只喊话,询问信息,但一直没有回应。


新兵欧逸超 彭洪霞摄

  “中文没有回应,我就想是不是一艘外籍船只?”于是欧逸超用英文对它进行了喊话,有回复了!原来这是一艘外国船只,状态之所以显示为失事,是因为它的发动机出现了故障。

  虽然这是一场有惊无险的事故,但经历过这件事以后,让欧逸超明白了军人的价值和意义。“有时军人可能没有那么多枪炮、刀光剑影和硝烟,他更多时候所代表的是那种不被人所知的看不见的守护,这才是军人真正的意义。”

  欧逸超说,当他拿起升高频话筒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信使。“我发出去的声音不仅仅是我们中建岛的声音,更是我们中国海军的声音,而且它还代表了我们中国的声音,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地自豪。”


中建岛官兵在五六十度的沙滩上进行军事训练 彭洪霞摄


射击训练


演练匕首操


夕阳下,中建岛官兵在大堤上巡逻 彭洪霞摄


夕阳下,中建岛官兵在大堤上巡逻 彭洪霞摄

责编:张灵雨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