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话剧《追梦云天》以崭新工业题材讲动人中国故事

2019-05-15 08:44:00来源:文汇报

  航空工业,是一个国家现代工业水平和核心竞争力的集中体现,而大型民用客机的制造,更被誉为“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从1970年我国自主研制的“运十”飞机立项,到C919大型客机成功首飞,并累计接到海内外订单850架,中国人的“大飞机梦”穿越了49个春秋。它不仅标志着中国航空工业的重大历史突破,也代表着中国创新驱动取得重大成果。

  一项伟大的事业往往需要几代人砥砺前行,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制作出品的原创现实主义话剧《追梦云天》就取材于这段真实而丰满的时代记忆,聚焦那些为了让国产大飞机冲上云霄而负重前行的飞机设计师、试飞员、试飞工程师们。

  他们是和平年代的英雄,用肩膀擎起中国民族工业的梦想。在他们身上,能看到激情与严谨的碰撞,感性与理性的交融;在他们身上,能看到幸福与痛苦,骄傲与挣扎;在他们身上,能看到平凡与不凡。

  中国故事是具体的,是以每一个中国人为个体汇成的宏大壮阔的叙事洪流。在这个属于航空人的故事中,是一群高精尖工作者用他们朴素的进取心和爱国心,缔造了中国制造的奇迹。5月23日、24日,话剧《追梦云天》将亮相美琪大戏院,并代表上海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角逐第十六届文华大奖。

  在话剧舞台上,航空领域是一个崭新的题材,也是一个与国家工业发展、与时代进步同呼吸、共命运的题材。作为国有院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肩负着引领时代、引领价值的责任,多年来坚持原创精神,加强现实题材创作,坚持在作品中表现时代的历史巨变,描绘时代的精神图谱。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是戏剧工作者的职责所在。

  近年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致力于对民用航空这个崭新工业题材的开掘,这也是上海戏剧人期望透过舞台这个载体,带领观众走进这个神秘行业的成长路径,窥见几代中国民航人在圆梦路途上的苦与乐,以及从未泯灭过的初心。话剧,是一面反应时代与人心的镜子。透过它,那些在伟大的“中国制造”背后默默付出的英雄一个个浮出水面,他们不该被遗忘,他们值得被铭记。

  编剧王俭将大飞机研制过程作为背景,着重展现民航人的心路历程,让他们种种不为人知的甜酸苦辣,在舞台上得到最真实的体现。作品以飞机设计工程师唐瑛的视角,展现了老中青三代航空人在不同年代、不同研发条件下艰苦奋斗、精益求精、长期奉献的“大飞机精神”,塑造了以郑天行、杜根宝、唐瑛、许新华、高子健、杜小雪等为代表的一大批科技工作者和航空人的鲜明形象。

  面对这个全新的领域,话剧《追梦云天》首先攻克的就是高、精、尖行业的生僻感和专业度。经过几年时间的创作、修改、论证,《追梦云天》在去年预演。在此后31场演出中,经专家几番指导,修改打磨,数易其稿,故事结构更加紧凑,人物感情更加浓烈。C919大型客机首飞机长蔡俊在观看演出后忍不住点赞:“《追梦云天》剧组一定下了很多功夫和力气,剧本里对专业方面的表述,几乎没有什么瑕疵。作为航空人,剧中的情境让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戏剧所营造和表达的人物情感之中。”

  这是一部面向未来的作品。舞台上150平方米高低错落的四面冰屏构成了一个既现代又科技感十足的戏剧空间,多媒体投影出实验室忙碌的场景。某种意义上,《追梦云天》是对手工时代的舞台美术和电脑电子时代的多维、多媒体技术的综合运用,展现了舞台科技、舞台设计的全新理念。

  造一架飞机,做一部话剧,有一种共通的精神———对极致的追求。尽管这版舞美呈现有极大的技术难度,但就像剧中的航空追梦人始终坚持技术攻关一样,剧组舞美技术部门克服种种难题,在保证演出安全的情况下,力求将最完美的舞台效果展现在观众面前。与舞美相配合的是音乐创作,作曲石一岑运用现代的音乐语汇表达剧中人自主研发民用飞机时的工作状态,另一方面,又以交响化、复调化的音乐形式,表达人物的情感关系与内心的交织。

  话剧《追梦云天》从真实生活中挖掘素材、汲取养料,展现国人的情怀与担当。这是当代中国科技人的科学态度,也是当代中国戏剧人的创作从容。(本报记者 童薇菁)

编辑: 晓凡

话剧《追梦云天》以崭新工业题材讲动人中国故事

话剧《追梦云天》以崭新工业题材讲动人中国故事,航空工业,是一个国家现代工业水平和核心竞争力的集中体现,而大型民用客机的制造,更被誉为“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在话剧舞台上,航空领域是一个崭新的题材,也是一个与国家工业发展、与时代进步同呼吸、共命运的题材。

关闭
博聚网